阿秋秋时装说 想着装里来点不乖?好好认识不乖奶奶先

我有个好久没见的朋友跑来我们家玩,到洗手间洗手的时候一眼瞥见了我家卫生间马桶盖正中间的Vivienne Westwood字样,然后惊愕的问我:“Vivienne Westwood什么时候出马桶了?我咋不知道。”

看看这对话,你就应该知道我,哦不,是我们,有多喜欢Vivienne Westwood了。

但凡对一个服装设计师喜欢到一定程度,买她的设计应该是最有诚意的喜欢了吧。而我每季不管是在上海的专卖店还是出差随便哪里的专卖店抑或是某个outlet必入一件Vivienne Westwood单品的习惯,应该能够说明我是一个Vivienne Westwood的迷妹了吧。

喜欢这个品牌N多年了,总结起来就是“精致的不乖”五个字。精致是指品质,不乖是说那些不对称、破损、内衣外穿、大大的口号、没有章法的穿搭。但看秀是一回事,买她的衣服是另一回事。跟T台上的胆战心惊相比,店铺里的叛逆要接地气的多。

都说当下的时装是不乖风最被世人接受的时候。看看那些大大小小的设计师,都在当下的现在玩起了涂鸦玩起了铆钉玩起了破破烂烂,但有几个不是受到Vivienne Westwood的影响,没准他们都是穿着Vivienne Westwood的服装看着Vivienne Westwood的秀长大的也说不定。

最让人敬佩的是Vivienne Westwood本人从上世纪70年代一直到现在都勇敢的叛逆心。就在前不久,看着自己在伦敦巴特西的办公室对面的涂鸦酒吧拆迁,她在自媒体上立刻发出这样的声音:“伦敦,这座我成长其中的城市变得越来越陌生了。我们在巴特西工作的办公室便是很好的例子。办公室的三面都发生了拆迁,其中一个是涂鸦酒吧,那是一个非常棒的艺术交流和社交场所,可举办各种活动,我自己的婚礼便是在那里举办的。然而现在,那里将变成豪华公寓、一些零售场所和经济适用房(如果你是无家可归者将无法负担得起)。另一个社区也因为投资者的青睐而遭受破坏。”

Vivienne Westwood SS18系列的卡片图案由Vivienne手绘设计,强调了自由、经济、地球和人类的力量。

最近,又读了《西太后:薇薇安·威斯特伍德》,有那么几天,用它取代了朋友圈。“说到这本书,Vivienne Westwood说过:“曾经有很多人为我写过传记,但别人写的那些都太愚蠢了。过去很多年中,我都不愿意出自传,直到这次参与写作的这本。”所以,这书值得一读再读。

在书的封面上,Vivienne Westwood的一头疯狂红发换成了银白色超短发,紫色唇膏,红色眼线。好吧,岁月也无法更改她我行我素的路线,亮出自己胸前的“Yes”标志,像个为了理想而斗争的年轻战士。

与过往由他人撰写她的经历、时装观、人生观等不同的是,这次是她“首次及最后一次”亲自与人合著,如此破天荒的合作当然让人引颈以待。与她合作的传记作家Ian Kelly在两年间不仅贴身留意“西太后”的生活,还采访了她的朋友、家人(包括她的丈夫及两个儿子)、女星Pamela Anderson、70年代名模Jerry Hall以及皇室成员查尔斯王子等人,嘉宾阵容如此强大,密友们有大量“爆料”。Westwood本人也表示,这本书不仅是自己的故事,更是一个从未有人做过的故事。

虽然这不是一本新书,但是,我却是当新书读的,也顺便找出一些以前完全未知的被称为西太后的Vivienne Westwood的故事。在这个被不乖的时装文化充斥的时代,你若恰好正在被这股文化影响着,不如了解一下吧。

Vivienne Westwood品牌名来自于设计师薇薇安的名字,和她的第一任丈夫的姓氏。对此,德里克·威斯特伍德先生曾公开声称不赞同。

设计师薇薇安出生于二战时期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直到7岁才吃到香蕉(虽然她吃的时候并不喜欢)。当时所有人都在日复一日地编织,甚至可以找到婚纱的编织方法。她小时候还会采集小坚果壳,在上面画画,做手工小花,所有事情都亲自动手。艰苦朴素、自己动手、“修修补补”,以及根深蒂固的回收利用理念,直到现在都对薇薇安有影响。

伦敦英王道430号店铺,薇薇安在这里开始了她对于时尚、对于朋克文化的各种设计和创造,吸引了一大批朋克青年每天排队进店,整车整车地来店里购物。用现在的话来说,薇薇安当时开了一家“网红店”。

薇薇安的430号店铺里曾有一位被称为“导购女神”的姑娘,名叫乔丹。她染着一头金发,曾受过芭蕾舞训练,曲线优美,富有反抗精神。她与薇薇安一起推动了越来越古怪的眼妆、哥特式口红和电击般直立发型的流行。乔丹每天要花上两个小时化妆才出门,英国铁路甚至为她提供了个人专属的头等包厢间,用以安抚疯狂的追随者,或防止他们发生争斗。这也印证了薇薇安的一个观点,即不凡的着装能给你带来更好的生活。

最早使用安全别针作为时装元素的人究竟是谁?对于这个颇具争议的问题,薇薇安现在已经完全无所谓,并声称这是“性抢手”乐队两位成员的创意。安全别针已经成为朋克符号学中一个标志性的组成部分。

薇薇安曾扮成撒切尔夫人为TATLER杂志拍照,她说那看起来就像一个演戏的工作。

南丁格尔里街的瑟雷庭园,伦敦的创意地标之一。薇薇安曾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了三十多年,她一直在那里设计、缝纫,开展她的时尚事业,并在那里带大了她的两个儿子。

据薇薇安的儿子本·威斯特伍德回忆说:“在寄宿学校期间,我妈妈总是顶着一头漂白后参差不齐的头发、穿着橡胶超短裙,在学校开放日来看我。当她离开后,同学们都会告诉我,他们有多么的喜欢她。”

很多人想知道Vivienne Westwood的LOGO是什么?薇薇安回忆说:“当时我设计了一个图案,是带有十字架的圆球和土星环,可以呈现出深空的感觉。因为当时我儿子本十分迷恋天文,我也喜欢光芒四射和带有未来感的东西。”这个标志,同时代表着英国风情、全球视野及对未来的考量,体现了Vivienne Westwood在当时及后来存在的双重性。

在创建时尚帝国同时,薇薇安也会分出一部分精力给音乐——她有时会涉足歌词创作,并曾组建过一支乐队,尽管它早已被人遗忘。乐队更多在展示造型,而非关注音乐,担任主唱的模特萨拉·斯托克布里奇也在整个八九十年代成了薇薇安的时装代言人。

对薇薇安而言,时尚从来不仅仅只是关于服装,她四处游历,大量阅读,并将自己的多数精力投入到博物馆里。

薇薇安对高雅艺术的敬意,特别是对18世纪英法装饰艺术的致敬,被许多曾经同是朋克族的同事们所不齿。薇薇安经常表示,如果人生能够从头开始,她很有可能去研究艺术史。

整个20世纪90年代,薇薇安成为巴黎时装周的主要亮点之一,她建立起庞大的国际客户群——买手、收藏家、服装店。薇薇安突然发现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受追捧的设计师。

薇薇安的名号“西太后”在中国家喻户晓;在日本,Vivienne Westwood是知名度最高的十大品牌之一,足以与可口可乐、迪斯尼相提并论;而在韩国,以及台湾、香港等地区,薇薇安设计的服饰有着独特的吸引力,引导着人们如何成为一个西方式的、时尚的、美丽而富有英伦风情的女人。

如今在某些圈子里,薇薇安作为积极分子的名声更甚于时尚设计师。自世纪之交以来,她就从时尚圈逐渐淡出,转而关注人文与生态行动主义。尽管如此,这还是激发她设计出了T台上一件又一件的作品。

薇薇安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投身时尚事业的,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声音和创作之路的时间比较晚,但这样反而更好,因为那时她具备了更高的资质、更丰富的经验及更脚踏实地的态度,并最终得以掌控一个新兴的时尚品牌。

我没有做任何与众不同的事情,我试着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做同样的事情。——薇薇安·威斯特伍德

在日本,Vivienne Westwood的追随者不少,运用相似的手法设计那些不对称的、涂鸦的、毛边的、拼接的、或紧得可怕或超大宽松的服装。她总是不无得意的说:有人奉承我说,是我那种撕裂、特大、破相的设计启发了日本人。

有人奉承我说,是我那种撕裂、特大、破相的设计启发了日本人。 ——Vivienne Westwood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